时 间 记 忆
<<  < 2016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法布尔传(二)
[ 2016-4-17 5:29:00 | By: 孙军 ]
 

法布尔传(二)

 

五、初获成功

在摩根-唐东的影响下,法布尔终于放弃数学,把全部精力投入对动植物的研究。每逢课后或假日,他便带上锄头、玻璃瓶、放大镜等工具,跑到田野中去观察和采集美丽的昆虫及植物。他最喜欢到莱桑格尔沙丘,他无意中发现那里是蜣螂繁殖的地方,每当春天来临,在羊群排过粪便的草地上,蜣螂头贴地,后腿朝天,用向内弯曲的脚推着粪球,还时常翻着跟头,蜣螂这种奇怪的行为早在公元前几千年就引起了埃及及尼罗河边农民的注意,在他们中间流传着一种迷信的看法,他们认为蜣螂推动的这个圆球是每天运动一周的地球的形象,因此称蜣螂为神圣甲虫。还有另一种说法:蜣螂是按照地球运行的方向从东到西推动它的球,然后它把球埋在地下28天,球里的卵经过四周时间发生变化。到第29天,雌蜣螂回到埋球的地方,把球取出后打开投入尼罗河,经过尼罗河圣水的浸泡,一只蜣螂便从球里钻了出来。几千年过去了,尽管人们对蜣螂的圆球感到好奇,但却没有人进行深入研究,也没有人知道蜣螂是怎样繁殖后代,法布尔决心解开这个谜团。在整个暑假,从6月份一直到9月份,法布尔几乎天天去蜣螂的所在地观察,他至少挖掘了100个蜣螂的巢,在每一个巢里他都发现一个梨子形状的东西埋在地里,经过反复观察,法布尔搞清楚了那梨子形的东西是用精细的兽粪做成的,它是蜣螂幼虫的粮食。蜣螂的卵是椭圆形的,就藏在梨子上端比较狭小的地方,从卵里孵化出来的幼虫就吃着身边的食物,至于蜣螂在地面上滚动的圆球,则是专供成虫食用的粮食,蜣螂的卵孵化出幼虫,最长需要30天,最短需要21天。法布尔从开始观察蜣螂到最终得出结论,经过30年之久,他的研究破除了几十年来流传在民间迷信说法。为了观察昆虫的活动,法布尔常常会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地凝视很久。有一次,法布尔坐在深谷的一块石头上观察长角穴蜂,三个摘葡萄的妇女从他身边走过,太阳下山的时候,三个妇女顶着葡萄筐收工回家,她们惊奇地发现法布尔仍旧坐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地方,她们不明白这个男子为什么长久呆在荒凉山谷,她们以为眼前的这个人中了邪,不禁在胸前划起了十字。还有一次,法布尔在沙地观察苍蝇,他那副专注的模样,引起一个巡查的注意,他怀疑法布尔是个坏人,但他监视许久,也未发现一丝法布尔犯罪的痕迹,最后法布尔向他解释自己的行为,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法布尔在太阳底下晒着只是为了观察苍蝇,但他也实在抓不到法布尔违法证据,只得扯扯帽子,扫兴地离开了。

法布尔的居所离旺多山很近,山上有丰富美丽的植物,为了揭开这些植物的秘密,法布尔先后登山25次。最令他难忘的是他同德拉古尔、韦尔罗等朋友的那次登山。那是在18658月,法布尔一行八人向海拔1912米的旺多山进军,山路曲曲折折,景致千变万化,忽儿是浓绿的草,忽儿是清清的小溪,忽儿是悬崖绝壁,忽儿又是一望无际的斜坡。法布尔沿途采集,他箱里的东西越来越丰富。山间气候多变,不一会儿大雨倾盆。天空昏暗,辨不清方向,法布尔只得命令人们用手摸着带刺的荨麻前进,因为只有在人居住的地方,才有荨麻生长,人们的双手被刺扎得生疼,最后他们终于到达羊棚,他们在这里过夜,凌晨两点,为了到山顶观看日出,法布尔一行早早起身,由于山上空气稀薄,他们感到呼吸困难,只得放慢脚步。不久,他们爬到了山顶,他们坐在小教堂里观赏日出。太阳出来了,旺多山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阳光给大地罩上一层诱人的颜色。山南是大片原野,远处的罗纳河在阳光的照耀下像一条银带闪闪发亮,他们的脚下是云雾的海洋,他们恍若置身仙境!这一次经历使法布尔终生难忘,许多年过后,法布尔回忆当年在旺多山上浪漫的生活,仍觉兴味无穷。

法布尔在进行实地考察的同时,也在研读著名的科学家的著作,当时法国昆虫学界前辈雷翁·迪富尔的一部著作描述了一种猎取玉虫的沙蜂的生活习性。在它的巢里有一种似死未死的甲虫,这种甲虫躯壳和肉体能长久不干不腐,迪富尔认为这种甲虫是死的,它能新鲜不朽,是因为沙蜂给它注射了一种毒液。这种看法引起了法布尔的好奇心,他决定亲自观察研究,进一步搞清楚这种沙蜂的身体构造和生活习性。为此,他专程来到卡庞特腊斯的凹路上去寻找沙蜂的巢。在沙蜂的巢里,法布尔发现了被母沙蜂擒获的猎物玉虫,它们是沙蜂幼虫的食品,令法布尔惊叹不已的是,玉虫虽然一动不动,犹如死去一般,但它们的颜色依然很鲜艳,他们的肢体依然柔软能够屈伸。根据以往的经验,在酷热的夏季,昆虫死后12小时,它的内脏不是干瘪就是腐烂,但是经法布尔解剖发现,被沙蜂弄死的玉虫的内脏却能在两个星期内既不干瘪也不腐烂,这是为什么呢?迪富尔认为这是防腐剂的作用,这种防腐剂就是沙蜂注射到被捕获者体内的毒液。法布尔对此产生怀疑,他认为问题并非那么简单。于是,他把大沙蜂的猎物找来观察,他在解剖时发现,这些猎物在第一个星期里虽然毫无生气,但仍旧排粪,当他用电池来刺激它们时,它们的脚也会抖动,事实证明,这些猎物没有真正死亡,只是处于麻痹状态,因为沙蜂的幼虫喜吃新鲜食物,为了保证沙蜂的幼儿不受伤害又能有美餐,必须使猎物既像死的一样一动不动,又要像活的一样肉体新鲜,要取得这样的结果只有将猎物麻痹,即将猎物的神经系统破坏,昆虫的神经处于腹面中央,沙蜂的毒针在这个地方刺进去便达到目的。在众多昆虫中,沙蜂可以捕捉的只有象鼻虫和玉虫,这两种昆虫的神经节彼此靠近,沙蜂的毒针只要刺一二下便可以了,所以沙蜂选它们作为幼儿的食物。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观察,法布尔还亲自作了一次实验:他将一滴药液,滴到玉虫和象鼻虫的中枢神经上,它们的活动马上停止,但它们的关节依然柔软,它们的内脏依然新鲜,这种状态可以保持一至两个月。

法布尔将自己研究的结果写成论文,对迪富尔的著作进行补充修正,论文在自然科学杂志发表后,立即引起科学家们的关注,法兰西学院对他的研究给予表彰,他因此获得实验生理学奖金。不久,迪富尔亲自给他写信,对他的论文大加称赞,并且鼓励他继续奋斗,前辈的鼓励使法布尔非常感动,以至当他年迈之际回想起这件事,还禁不住热泪盈眶。

 

六、巴斯德与迪律伊

法国南方四季如春,风调雨顺,那里草木茂盛,鸟语花香,养蚕业格外发达,桑树随处可见,但近几年却因传染病导致大批蚕死亡。以养蚕为生的农民收入锐减,苦不堪言,人们用各种方法医治蚕瘟,但毫无结果,当时法国著名化学家巴斯德的老师仲马出生在养蚕区,他了解农民的痛苦,希望帮他们摆脱困境,于是要求巴斯德设法挽救养蚕业,可是巴斯德对蚕的知识一点都不了解,他向老师说明自己缺乏这方面的知识,恐怕很难胜任这项工作,但仲马的看法恰恰相反,他对巴斯德说:你对蚕一无所知,这很好。因为你在这方面不会有条条框框,你可以凭借自己的调查和研究,去认识蚕,并作出成绩来。巴斯德被老师说服,接受了法国政府的委托,到南方去研究蚕病。

18656月的一天,巴斯德来到阿维尼翁,叩响了法布尔家的大门,因为在阿维尼翁研究昆虫的只有法布尔,他想从法布尔这里了解一些昆虫知识。法布尔热情招待这位大名鼎鼎的科学家,二人的谈话立即集中在目前流行的蚕病上,巴斯德对法布尔说:我从来没有见到这蚕茧,只晓得这个名称,我想看看蚕茧,你能给我几个吗?法布尔马上答应了这个要求,碰巧他的房东是茧子商人,不一会儿,法布尔便从房东那里要来不少蚕茧交给巴斯德,巴斯德拿起一个反复摆弄,好奇地看着,又把它放在耳边摇摇,他便问法布尔:里面有东西吗?”“哦,有啊。”“是什么东西?”“里面是蛹。”“蛹又是什么样子的?”“这是一种木乃伊似的东西。蚕先变成蛹,蛹变成蛾,然后蛾再下卵。”“每个茧子里都有这样的东西吧?”“当然都有罗。蚕结茧子就是保护蛹的啊!巴斯德弄明白这些初步问题,便把茧子放进口袋,准备回去进行深入研究。在临行前,他要求看看法布尔家的酒窖,因为他正在搞用加温杀菌法改良酿酒的实验,然而他的要求却把法布尔难住了,他这个穷教师那来的私人酒窖呢?最后在巴斯德再三要求下,他只好指着厨房角落的一个酒坛子说:先生,这就是我的酒窖。巴斯德惊讶极了,他叹口气,告别了法布尔。

当时巴斯德着手攻克的蚕瘟难题已经存在20年了,法国及意大利的科学家都曾为此作过努力,但未见成效,巴斯德经过反复调查和实验,终于查明弧状细菌和微粒子的侵染是导致蚕瘟的根本原因,并且很快设计出解决的办法,法国的蚕丝工业获救了,养蚕地区又恢复了昔日的繁荣,巴斯德这一行动对法布尔影响很大,他说:古时候的体育家是赤裸着身体上阵比赛的,这位足智多谋的科学家与蚕瘟搏斗,也是匆匆忙忙地赤膊上阵的:他连最简单的昆虫知识都没有,却能把蚕从灾害中挽救出来,这使我大吃一惊。”“巴斯德这种高贵的精神鼓励了我,现在我向自己作出一个规定:我研究昆虫的本能,要采取向昆虫本身学习的方法,我要顽强地面对着我的对象,想尽方法让它讲出它的事情来。开头无所知倒是件好事。

法布尔作为一名助教,工资微薄,为了维持全家人的正常开支,不得不把许多宝贵的时间用在替人补习功课上,为了摆脱困境,腾出更多的时间进行昆虫研究,他想发明一种廉价的染料,当时的红色染料都是从茜草中提炼出来的,成本很高,法布尔在实验中发现这种染料采用化学合成的方法也可以制取,不过那样一来,本地的茜草染料工业就得倒闭,工人就要饱尝失业之苦,所以他对此保守秘密,依旧着手改良茜草染料提炼方法的研究。

那是1869年的一天,法布尔正在实验室里忙碌,两手被染料涂得血红,忽然有一位客人闯进门来,法布尔定睛一看,是两年前来学校视察过的文学督学迪律伊。这时,迪律伊已经荣升教育总长,他两年前视察公学时听过法布尔的课,法布尔生动活泼的教学方法给他留下很好的印象。这天他来阿维尼翁视察,特意抽空来看望法布尔,法布尔没有想到这位大人物能光顾他这间简陋的小实验室,他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对迪律伊说:我只穿着衬衫,两只手染得血红,非常抱歉!迪律伊温和地说:不必抱歉!我就是要在你工作的时候见见你。你在干什么?法布尔简单说明他正在研究的项目,并马上用茜草红染料作了一个小实验给迪律伊看,迪律伊表示很感兴趣,接着询问法布尔需要什么,法布尔回答:总长先生,我不缺少什么!我什么都有。做些小实验,这些设 备够用了。迪律伊听了法布尔的回答十分惊异,他环视那间破旧、简陋的实验室说道:换了别人,准得要这样要那样的了。你真是个少有的人物。你说,什么都有,依我看:你这些设 备是怪可怜的,可以说你什么都没有。你难道真的什么都不需要吗?面对迪律伊一再诚恳的询问,法布尔不好直接拒绝,便开了句玩笑:总长先生,我极愿意接受一件东西。在您管辖的巴黎动物园里,如果那里的鳄鱼死了,请把鱼皮给我,我将把它制成标本,挂在我的墙上。有了这个装饰品以后,我的实验室就像样了。

迪律伊听了法布尔的话笑了,他还忙着去赶火车,便请法布尔陪他去火车站,二人边走边谈。来到车站,只见总督、县长、市长议员等一大群官员都来欢送这位总长,当他们看见法布尔这么个普通的穷老师与教育总长亲密交谈,不觉十分诧异,站在迪律伊身边的法布尔感觉尴尬,他已来不及逃走,只好把一双染着红颜色的双手藏在背后。但是,迪律伊却把他的手从背后拉出来,并且对众人高声说:我给你们看看这双手,这是一双值得骄傲的手,这双手能作精巧的实验,它是一双永远不会使我忘记的好手!过一会儿,他又接着说:这双手非但会写文章,而且还善于用放大镜和解剖刀,还熟练于化学工作,你们好像知道本地有这么一双好手,我极乐意介绍给你们。

迪律伊的宣传和表扬,使学术界对法布尔的研究刮目相看,不久,法布尔收到迪律伊一封邀请他到巴黎去的信,法布尔担心倘若被调到巴黎教书,会使他与野外的昆虫分开。所以婉言回绝,但迪律伊不肯罢休,又来信催促。法布尔只好动身奔赴巴黎,在迪律伊的办公室,法布尔受到热情招待,随后迪律伊将一份《箴言报》拿给他看,那上面刊登着法国政府已任命亨利·法布尔为勋级会会员的消息,这是用来奖励对国家有极大贡献者的最高荣誉。法布尔看到这则消息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才吐出两个字:感谢!迪律伊笑着对法布尔说:走过来,我是了解你的,作为你的保证人,我来给你授礼。在这里举行仪式,你一定觉得方便吧。说着,便把一条红绶带别在法布尔的衣服上,并且按照礼节吻了法布尔的两颊,然后迪律伊又交给他一大包书和两千法郎的旅费,看到法布尔有推却之意,迪律伊便抢先一步说:接受下来吧,否则我要生气啦。还有皇帝陛下要召见一些学者,明天你得跟我去晋见陛下!法布尔听了这个消息不免有些慌张,他拒绝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迪律伊打断:不必说但是!不必说但是!要不然我叫宪兵来请你。……我已经把你研究小动物的事情禀告了皇帝,陛下要你去谈谈呢。明天,你坐我的马车一块儿进宫。

第二天,法布尔来到皇宫,由一位侍从领进接见室,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科学界名流。法布尔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看一下周围的一切,拿破仑三世已经走了进来,教育总长逐个向皇帝介绍各位学者的姓名和他们的研究成果,皇帝向每人提了些问题,轮到法布尔时,皇帝询问了斑蝥(m1o)的变态。法布尔作了简单的回答,尽管谈话只有五分钟,他却觉得十分难挨,一般人把与皇帝交谈看作无上的荣耀,可法布尔却只想尽早离开,晋见结束后,法布尔又在法兰西学院举行了几次演讲。尽管来巴黎的时间很短,但繁华,喧闹的大都市生活已使他厌烦,他怀念鸟语花香的荒野,他渴望早点返回他的昆虫世界。当迪律伊表示想请法布尔担任宫廷教师负责教育王子之时,法布尔婉言推开了唾手可得的高官厚禄,他说:宫殿虽然比我的农舍富丽堂皇得多,但乡下的空气要比那里新鲜得多!我宁愿终身和昆虫为伴!

迪律伊是法国教育的改革家,他提倡开办夜校,为工人、农民和商人补习文化知识,他还主张向妇女灌输科学知识,法布尔接受了他的委托,在圣马谢尔古教堂开设市民夜校和女子科学讲座,由他主讲物理和博物,每周各讲两次,在此期间,法布尔与在阿维尼翁购房定居的英国学者约翰·穆勒成为好友,二人经常在一起采集并研究植物。

法布尔虽然已经颇有名气,但仍被贫穷所困扰。他原来对自己研制成功的廉价茜草染料寄予厚望。但是正当他研制的染料开始试用时,德国人发明了化学合成的染料,这使法布尔的希望落空。更使他烦闷的是社会上开始浮动的一股反对他的情绪,当他演讲的时候,有人会跳出来公开诬蔑他是破坏社会秩序的危险分子,还有人讥讽他是自学无师的怪物,还有一些教徒反对让年轻妇女了解科学。认为如果让妇女了解植物的生殖作用,会使社会堕落。为此教会对提倡开设这种讲座的迪律伊大加攻击,并派人到参议院提出抗议,不久,迪律伊被恶势力轰下台,法布尔感到非常愤怒,他决定提出辞呈,就在这时,法布尔的房东也受人煽动,对法布尔下逐客令,当时法布尔一贫如洗,拿不出搬家的费用,万般无奈之中,他向远在英国开会的好友穆勒求助,这位慷慨的朋友立即给他汇来3000法郎,这个数目远远超过法布尔的要求。就这样,法布尔一家七口离开阿维尼翁,来到奥朗治重新安家,为了专心研究昆虫,法布尔提前退休,隐居在宁静的奥朗治的田野之间,开始了严谨的研究和写作。

 

七、不朽之作

法布尔搬到奥朗治之后又生了三个孩子,这样他便成了八个孩子的父亲,他喜欢让孩子们参与他的工作。几个年龄大的孩子非常懂事,每次他们出门,都记着把沿途发现的希罕东西寄给父亲,在家里,孩子们经常帮助父亲去寻找标本,连他的小儿子保尔也成了他的得力助手。为了得出一个科学的结论,法布尔经常在不同的小动物身上反复实验,长年坚持不懈的观察与实验,使法布尔积累了极为丰富的资料,1878年,法布尔根据25年研究所得写出了他的不朽巨著《昆虫记》第一卷。这部书问世后,受到读者普遍欢迎,它的语言通俗生动,有些读者称赞这本书比小说写得还动人。就在法布尔事业蒸蒸日上之时,他的爱子朱尔突然去世,这使法布尔伤心欲绝,在《昆虫记》第二卷的卷首,他充满深情地为死去的朱尔写了一篇感人肺腑的献辞,一方面表达了丧子的哀痛,另一方面表示为纪念爱好昆虫的朱尔,要继续将这本巨著写成下去。

1879年,法布尔获得一笔数目可观的稿费,在析里尼安买下了一小块荒地和一所旧房子,房子经过工匠的修整焕然一新,至于那块荒地则是不能生长粮食布满石子的土地,当时有人好奇地问法布尔,为什么买一块不能耕种的土地,法布尔笑着回答说:我要收获的不是粮食,而是大自然的秘密。他要把这块土地建成一个昆虫实验场。法布尔深知要想吸引昆虫到这里安家,必须让这里成为草木茂盛的植物园。为此,法布尔想尽办法四处搜求各种各样的花卉和草木。他的好友德拉古尔等人送来自家园中的名贵植物,法布尔还不辞劳苦,翻山越岭,从遥远的旺多山移植来迷迭香和风铃草,又从植物园移来几百种灌木和乔木。在法布尔苦心经营下,没过多久,他的园子里便聚集了各地的奇花异草,芬芳的花香引来了成群结队的昆虫,每至春夏时节,百花怒放,五彩昆虫在花木丛中你来我往,金丝雀在婉转歌唱,望着眼前这幅美妙的景象,法布尔兴奋地说:这就是我40年来拚命奋斗所得的乐园啊!

在这幸福的乐园,法布尔勤奋地工作。每天早餐后,他便来到露水未干的花园,顺着一条种着紫丁香的小路慢慢散步,边走边思索着研究的题目,然后走进宁静的实验室,一直工作到中午十二点。下午,法布尔便带着纸、笔和放大镜走进花木之间观察昆虫,最快乐的莫过于吃过晚饭之后的那段时光,法布尔有时在灯下读书,有时独自坐在寂静的黑暗里,聆听着从昆虫世界传来的美妙歌唱。如果是夏天,法布尔便拎着提灯,带领孩子们去观察蜈蚣、毛虫、蜘蛛、蝎子等小东西。他们看到聪明的蜘蛛是如何巧妙地将网结成蔷薇花形,他们还看到行动古怪的朗格度克蝎子是怎样你扭着我,我扭着你地在一起戏闹。法布尔将夜间的观察称为消遣,对于法布尔来说,那里蕴含着无穷的乐趣。

法布尔研究昆虫与他的前辈有所不同,法布尔之前的昆虫学家只做昆虫的搜集和分类工作,从来没有想到研究昆虫的生活习性。法布尔则主张到大自然中去观察、去研究活生生的昆虫。他说:研究活昆虫学,就是去研究它们在活着时的活动,它们的本能和习性,它们的才能和感情,……”为此他给《昆虫记》取了一个副标题《关于昆虫的本能和习性的研究》。

法布尔撰写《昆虫记》时一丝不苟,书中的内容都是从他多年积累的材料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对于那些暂时没有答案的问题,他总是保持沉默,从不妄加猜测,他的结论都是经过事实印证的。例如他听说蜜蜂有辨别方向的能力,他就亲自作一次实验。他从自家的蜂箱里取出40只蜜蜂,在它们背部标上白色的记号,并且让女儿阿格莱在家中记下第一只带白色记号蜜蜂返回家的时间,然后核对好了钟表的时间便带着蜜蜂来到4公里外的地方放飞,20只蜜蜂被放开后立即四散飞去,余下的蜜蜂因伤残无法起飞,被排除在实验之外。

蜜蜂被放后不久,天空忽然乌云密布,起风了。那些归巢的蜜峰能否越过这阵顶头风呢?法布尔在回家的路上沉思。他担心这突如其来的阵风会使那20只蜜蜂迷失方向。但当他推开家门后,女儿阿格莱兴奋地告诉他,已经有两只带有记号的蜜蜂返回了,最后,20只蜜蜂陆陆续续都全部归巢。法布尔将自己的实验写进了《昆虫记》。法布尔对昆虫的观察十分仔细,从不肯放过一个微小的细节,以至于大科学家达尔文称他是举世无双的观察家。

《昆虫记》是法布尔几十年心血的结晶,全书共分10卷,每卷都有妙趣横生的昆虫故事及卓越的动物心理学研究成果。在此之前,没有那一位科学家能像法布尔那样以敏锐的目光去观察昆虫,以富有感情有笔调去描写昆虫。在《昆虫记》这部巨著中,我们可以看到几百种昆虫的材料,可以看到昆虫的种种奇观,法布尔用他神奇的笔,把我们带进了一个色彩滨纷,趣味无穷的昆虫世界。

191043日,当《昆虫记》第十卷出版之际,法布尔的朋友们为他举行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庆祝会,法国政府及国内外各学术团体都派代表前来参加。在庆祝会上,爱特蒙·贝利埃首先诵读了法兰西学院的颂辞,各位代表也纷纷表达了对法布尔的敬慕之情。面对人们的祝贺与称颂,法布尔泪流满面,感慨万分。法国一些著名人物如罗曼·罗兰等都给法布尔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然而使法布尔感到遗憾的是,他作了几十年的教师,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是教育界却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盛会。

为了表彰法布尔的研究成果,法国政府以科学院的名义授给他一枚金质奖章,瑞典政府以斯德哥尔摩皇家学院的名义授予他一枚林奈奖章。法兰西学院还把法布尔推荐给诺贝尔奖金审查委员会。

随着《昆虫记》销量越来越大,法布尔的名声也越来越响,慕名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19131014日,法国总统朋加莱在众人簇拥下访问法布尔,他滔滔不绝地颂扬了法布尔的功绩,已经是90高龄的法布尔默默听着,两颊发抖,眼中带泪,他拉住旁人的手想站起来答话,但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事后他对别人说:我不知道我跟他有什么相干,他要我替他做什么。

法布尔的崇拜者日益增多,他出生和工作过的地方,人们准备为他树立纪念像。一位朋友将这个消息告诉法布尔之后问道:您喜欢在像上刻些题词吗?法布尔回答:只要刻一个词儿:劳动

19155月,在鲜花烂漫的时节,法布尔在女儿阿格莱和护士的帮助下,乘坐椅车再次游览他心爱的花园,游园结束,法布尔便卧床不起。几个月之后,病情恶化,19151011日下午,法布尔与世长辞,他的灵柩被安葬在山边虫鸣花香的树林之中。

法布尔是一位自学大师,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在科学崎岖的山路上攀登。他竭尽一生的精力,揭开了昆虫世界的许多奥秘。他的不朽著作《昆虫记》更是一笔不可多得的宝贵遗产。鲁迅先生十分欣赏《昆虫记》,称赞它不仅具有学术价值,而且读起来也还是一部很有趣,也很有益的书。

 

注:此文系从网络下载pdf文件整理而成,《法布尔转》的标题是我自己加上的,粘贴此处的目的是用于小学生及家长阅读,若有冒犯原作者的地方,敬请指出,我将立刻删除此文。

 

 
 
  • 标签:人生 成长 引用 
  • 发表评论:
     
         
       
         
    浙江博客欢迎您!